金华新闻网首页

首页 > 报史馆  正文

关注金华新闻

微信

微博

金报缘①油墨飘香寄深情

2019-11-28 12:19:44

来源:

作者:

金华新闻客户端11月27日消息  记者  苏小兵  陈丽媛

油墨、白纸、先进的印刷设备,组成了一条条日夜流淌着的生产线。对我来说,它就像是一条青春的河,载着我的奋斗和的自豪。

1984年,进入金华日报印刷厂时,我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,也是金报复刊后第一批被招聘进来的职工。在马路里的厂房只有150多平方米,我们的设备是一台二手小高速轮机印刷机,机器一开,就像老火车头轰隆隆作响,震耳欲聋,以致多名老轮机印刷工都有耳鸣的苦恼。印刷报纸前要经过熔铅、浇铅字、拣字、排版、制作铜锌版、报花、拼版、打样、编辑清样等一系列工序,我当时在轮机车间当学徒,负责将铅版印在纸板上,压模成型后再烘干,再把模版装进胶版机,浇入铅水,制成圆弧形的新模版。

当时我家里报社近,每天晚饭吃完第一件事,就要到厂里把铅炉的开关打开,放进铅块。等到零点时分,铅块才能变成铅水。

我还练成了一项绝活。因为当时是全黑白印刷,每当需要套红,就需要多做一副模版,其中一副要把套红的部分车掉。这是纯手工活,必须眼睛盯牢,不能有一点马虎,手一抖,整个模版就报废了。经过几次练习,我干这活就都一次成功了。

那时的金华日报还是《金华报》,是4开4版的小报,每周一至周五出报,发行量为3.1万份。印刷厂只有一台机器,每小时能印2万份报纸。我们的工作黑白颠倒,正常情况下2个多小时就能完成当天的印刷任务,还有双休日。只记得轰隆隆的机器旁,我们都热情高涨,看到散发着墨香的报纸新鲜出炉,心中有说不出的自豪。

很快,报业迎来了新的阶段。为了提高发行时效,1987年,我们印刷厂承接了《浙江广播电视周报》在金丽温地区每期50万份的印刷任务。每周四早上,我要到杭州拿模板,坐车4个小时赶到位于体育场路的浙江日报社,晚上21点赶回印刷厂。一直要忙到第二天下午5点,连续工作20多个小时,才能完成庞大的印刷任务。机器一开,我们就要保持紧张的工作状态,要时刻关注机器、油墨、水的状态,一旦有异常,就要以最快的速度处置。因为机器不能停,不然损失巨大,只有迅速反应,才能将废报数量降到最少。通宵达旦地紧张工作,人难免疲乏,但机器旁又不能没人,想打瞌睡时,只能托同事帮忙顶一会,自己到车间外面走两圈,再继续回来干。

1994年,印刷厂开始承接大量社会产品,后来还有《钱江晚报》的代印业务。我们引进了先进的激光照排系统和上海高斯印刷机,告别了“铅与火”,迎来了“光与电”的时代,印刷质量大幅提高。金报印刷厂的人员增加了,经营班子建起来了,进入了快速发展期。

1996年,报业一片红火,市场上新闻纸紧张,价格飞涨。报社租赁了改制的武义造纸厂,我和6名同事前往就职,不仅满足了本报的印刷需求,还有剩余的产品供应给其他报社。

2000年,金报集团乔迁到双龙南街新闻大楼,印刷厂也搬到了位于永康街的新址。我们又添了新设备——德国罗兰印刷转轮机和美国高斯彩色轮转机,印刷速度提升到每小时3.6万份报纸,印刷质量稳居全省地市报前列。《都市快报》《今日早报》《报刊文摘》也找上门来代印了。2003年,我重回印刷厂,从头学起,从收报工、开墨工干起。每份报纸都要赶时效,我们要在保障本报发行的前提下,合理分配印刷时间,每天要从晚上11点干到第二天中午,经常忙得连吃早饭的时间都没有。我见证了报社发展的繁荣,锻炼了技能,还考取了经济师职称。记得有一次,我重感冒在家休息,半夜2点左右,电话铃响起。原来,《金华日报》临时扩版,需要增加印刷人员。虽然头昏脑涨、四肢无力,我还是二话没说,穿上衣服就直奔车间。在机器旁整整站了4个多小时,我连一口水都没有喝,和同事们紧密配合,终于完成了工作任务,以欢呼声迎来了黎明的曙光。 

印刷厂的工作很平凡,也很严谨。我们日夜颠倒、争分夺秒、不容马虎。报比天大,即使干得汗流浃背、废寝忘食,也要保质保量地按时把报纸送到读者手中。

再过不久,我们又将搬到新的厂址。我们的新设备1小时可以印刷4.5万份报纸,金报也将实现全彩发行,这可以说是我经历的第五次印刷技术革命了。我现在的工作岗位是仓库管理,不用上夜班了,但我还是常想起那些油墨飘香、热火朝天的日子。报业发展正面临严峻的挑战,任重而道远。我们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,将不忘初心,敢于担当,守住阵地,继续前行,相信一定能和金报一起再创辉煌。